关于上海酒窖
  首   页    葡萄洒    香   槟    洋   酒    葡萄洒知识    酒会信息    联系我们    上海酒窖俱乐部    English
 
法国
意大利
西班牙
美国
澳大利亚
智利
阿根廷
南非
香槟
洋酒
礼盒
 
Petrvs 柏翠
     
帕图斯Petrus 一生喝一次的葡萄酒
 

自动化生产和控制让“新世界”的葡萄酒的品质非常稳定,而法国顶级葡萄酒庄的酿造存在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,某种意义上说,它更体现着人类对自然的谦逊态度。

有些葡萄酒可以一天喝一次,有些葡萄酒可以一年喝一次,帕图斯则是一生才能喝一次的葡萄酒。

每到采收时节,帕图斯酒庄总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给他们做“义务酒农”,分享丰收的喜悦和迷人的酒香。

“ 绿色的采摘”向自然致敬

即使你比比尔· 盖茨还有钱,恐怕也喝不到1991年的帕图斯。因为这一年的葡萄品质不符合酒庄要求,他们连一瓶也没有酿造。克里斯蒂安· 穆埃克斯曾经说:“自我苛求是很重要的。一家酒庄不可能每一年都酿造出最优秀的葡萄酒。”

为了酿造出最优秀的葡萄酒,帕图斯首创“绿色的采摘”(Green Harvest)。即:每年7月在长出绿色果实时,剪掉部分葡萄串,让留下来的葡萄吸收更多的养分。葡萄的品质提高了,可葡萄酒的产量却降低了。克里斯蒂安· 穆埃克斯认为:“我们很依赖大自然和上天的给予。我们能够承担风险,但我们必须受控于自然界,葡萄酒的品质完全锁定在葡萄当中。这是关键。”

在9月份的采收时节,帕图斯只在下午进行采摘,为的是让阳光把葡萄上的露水蒸发、晒干。如果在上午采摘,带在葡萄上的露水可能会稀释糖分,导致葡萄酒不够浓郁、缺乏活力。据说有一年采收那天遇到下雨,酒庄竟然雇来一架直升机在低空盘旋,吹干了整个葡萄园。那么,为什么不等雨过天晴后再采摘呢?他们担心葡萄多生长一天,又可能导致葡萄的糖分过高,从而致使葡萄酒的酒精度过高。

为确保葡萄的品质一致,帕图斯每年都要集中在2-3个下午的日落前将葡萄全部采摘完毕,需雇佣采收酒农200多名。不过,每到采收时节,帕图斯酒庄总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给他们做“义务酒农”,分享丰收的喜悦和迷人的酒香。酒庄利用遗弃的马厩改造出一个拥有65张床位的宿舍,可为部分“义务酒农”提供食宿。酒庄每晚还会组织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,比如唱歌、跳舞、朗诵诗歌、Bingo游戏等。酒庄一般会在每年6月就给那些常客寄出一封信件,通报今年的“采收Party”主题,请大家准备自己的节目和装束,比如去年的Party主题就是“海盗舞会”。帕图斯的葡萄园总面积只有11.5公顷,种植95% 的梅洛和5% 的品丽珠,平均树龄已有45年,大多数年份以100%的梅洛酿造。梅洛葡萄的特点是:皮薄、早熟、甜度高。与单宁强劲、结构雄浑、风格严肃的赤霞珠相比,梅洛红酒通常以果味浓郁、甜美柔和、酒体丰腴而著称。如果说赤霞珠是穿行政套装的凯萨琳· 赫本,梅洛就是穿深石榴红天鹅绒露肩长裙的凯萨琳·泽塔·琼斯。帕图斯的葡萄园表层是60-80厘米厚的富含氧化铁的黑黏土,次层土壤为蓝黏土和砾石,艰难的生长环境反而赋予了帕图斯的梅洛红酒既有圆润的口感、又有坚实的单宁,通常具有樱桃、李子、松露、巧克力的香气,甚至还有一丝愉悦的奶香。

在大自然面前保持谦逊的态度,以人性化的方式酿造葡萄酒,是帕图斯的基本原则。庄主克里斯蒂安· 穆埃克斯在2005年5月访问广州富隆酒业举办“帕图斯晚宴”时说:“现在许多‘新世界’的葡萄酒都使用自动化生产和控制,他们的品质非常稳定。我对此不作任何评价。其实道理很简单,帕图斯就像是手工制造的劳斯莱斯,而‘新世界’的葡萄酒就像自动化生产的本田一样。”

波尔多的红酒产区分为左岸和右岸,这里有很多酒庄,红酒爱好者随时可以饮上一杯。/由于许多人士崇拜帕图斯红酒,伦敦有一家餐厅,名字就叫帕图斯餐厅。

“好的红酒是一种艺术,一种追求,一段可以回味的历史。如果人们是出于对这门艺术的喜爱而追寻我的酒,我会很开心!如果只是因为腰包里有钱,要我的酒来摆门面,我会很伤心。帕图斯不是专属富人的红酒,不是因为有钱,就可以喝到好的红酒。”

——帕图斯酒庄(Petrus)庄主克里斯蒂安· 穆埃克斯(Christian Moueix)

一瓶帕图斯1961= 一辆奔驰E200K

曼联主帅弗格森爵士前不久在曼彻斯特Key103电台的访谈节目中透露:“我家的餐桌边总是摆着葡萄酒,我喜欢红酒,但必须是真正的好酒。我在曼联第一次赢得联赛冠军时,就开了一瓶1961年的帕图斯。”

在今年7月1日开业的莫斯科丽兹- 卡尔顿酒店(Ritz-Carlton)的酒单上,就有一瓶1961 年的帕图斯,标价68000美元,约合人民币51.7万元,在中国差不多可以买一辆奔驰E200K或者宝马520i、凯迪拉克CTS3.6L。问题是,一辆轿车可以开好几年,而一瓶红酒只能享受几个小时。

不要说1961年的帕图斯了,就是在近10多年来的几个黄金年份波尔多红酒中,最昂贵的红酒都得数帕图斯,而不是拉图(Chateau Latour)、拉菲(Chateau Lafite Rothshcild)、木桐(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)、玛歌(Chateau Margaux)、奥比昂酒庄(Chateau Haut-Brion)等五大一级酒庄。以今年6月的《滗酒器》杂志“波尔多价格指数”来看:一箱(12瓶)1990年的帕图斯21850英镑(去年6月14375英镑),“五大”中最昂贵的玛歌6670英镑;1995年的帕图斯10580 英镑(去年6月5500英镑),“五大”中最昂贵的奥比昂2760英镑;1998年的帕图斯18975 英镑(去年6月7480英镑),“五大”中最昂贵的拉菲2875英镑;2000的帕图斯25300英镑(去年6月17450英镑),“五大”中最昂贵的拉菲5635 英镑。另外,我们还应该注意到帕图斯的升值幅度。以上述1990、1995、1998、2000 等4个年份的帕图斯为例,一年之间的升幅分别高达52%、92%、154%、44%。

在最近发布的2006年份期酒价格中,以一箱来计:玛歌2950英镑、奥比昂2950英镑、拉菲3200英镑、拉图3250英镑、木桐3600英镑,而帕图斯则要10000英镑。当然,不可否认,产量稀少也是导致帕图斯昂贵的重要原因。与五大一级酒庄动辄二三十万瓶的年产量相比,帕图斯的平均年产量只有4万瓶左右(2006 年份只出产3万瓶)。所以,有人说:有些葡萄酒可以一天喝一次,有些葡萄酒可以一年喝一次,帕图斯则是一生才能喝一次的葡萄酒。

在橡木桶陈酿期间,帕图斯每3个月要进行一次“换桶”,将酒移置到不同材质的新橡木桶中,轮流吸收新橡木桶的单宁和芳香物质,期望酒的骨架更为坚实、香味更加丰富和深厚。/Petrus 的所有者Marie-Louise Loubat 在Chateau Latour城堡内(摄于1961年)。

到帕图斯餐厅喝帕图斯

由于许多人士崇拜帕图斯红酒,米其林三星名厨、英国独立电视台(ITV)《地狱厨房》节目主持人戈登· 拉姆齐(Gordon Ramsay)旗下有一家餐厅,名字就叫帕图斯(Petrus Restaurant)。

2001年7月5日晚,英国巴克莱银行(Barclays Plc) 的6位部门高管为庆祝一笔生意签约成功,他们来到位于伦敦圣詹姆斯街(St-James’s)的帕图斯餐厅同饮庆功酒,一顿饭花费了44407英镑,人均7400英镑,创造“人均消费额最高的饭局”吉尼斯世界纪录。他们的账单构成如下:

1 瓶1947 年的帕图斯:12300英镑;

1 瓶1945 年的帕图斯:11600英镑;

1 瓶1946 年的帕图斯:9400英镑;

1 瓶1900 年的伊甘(Chateau d’Yquem,波尔多甜白葡萄酒):9200英镑;

1 瓶1982 年的蒙哈榭(Montrachet,勃艮第白葡萄酒):1400英镑;

3 道菜:400 英镑;

2 瓶啤酒、6杯香槟以及矿泉水:102英镑;

1 包香烟:5英镑。

面对如此豪客,餐厅干脆免收那400英镑的菜钱,最终花了44007英镑。不过,潇洒过后,其中5位高管被巴克莱银行炒了鱿鱼,只有一位因为刚进入银行不久才幸免被炒——但被调到了纽约。因为一顿饭而丢了饭碗的库玛尔(Dayananda Kumar)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自从离开银行后,我一直在野外探险。已经爬过了珠穆朗玛峰,最近才从乞力马扎罗山登山归来,现在正筹划北极之旅。这些地方对我而言都不是问题,全世界真正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帕图斯餐厅,那里太危险了。”

在香港,也有这样一个“最危险的地方”,即位于港岛香格里拉大酒店56层、坐拥维多利亚港湾海景的帕图斯餐厅(Petrus Restaurant,港译珀翠餐厅),餐厅的酒窖藏有900多款、10000多瓶顶级佳酿,贵宾厅以葡萄酒产区来命名,比如“波尔多厅”、“阿尔萨斯厅”,至2006年已连续6年获得美国《葡萄酒观察家》杂志颁发的“卓越成就奖”。到帕图斯餐厅喝帕图斯红酒,是港人请客的最高礼遇之一。

帕图斯没有巍峨的城堡,只是一间古老的农舍

梅洛的经典

以吉伦特河(Gironde)和其上游的加龙河(Garonne)、多尔多涅河(Dordogne)为界,波尔多的红酒产区分为左岸(加龙河- 吉伦特河以西)和右岸(多尔多涅河- 吉伦特河以东),左岸包括梅多克(Medoc)和格拉夫(Graves)两大产区,五大一级酒庄就集中在左岸;右岸包括圣爱美浓(St-Emilion)和玻美侯(Pomerol)两大产区。圣爱美浓的欧颂(Chateau Ausone)和白马(Chateau Cheval-Blanc),与玻美侯的帕图斯(Petrus)和里鹏(Li Pin),构成右岸“四大天王”,对撼左岸“五大”。

左岸的土壤为砾石地,主要葡萄品种为赤霞珠(Cabernet Sauvignon),以少量的梅洛(Merlot) 和品丽珠(Cabernet Franc) 来调配;右岸的土壤为黏土,主要葡萄品种为梅洛,以少量的品丽珠和赤霞珠来调配(欧颂和白马比较例外,分别采用55% 与60% 的品丽珠)。

帕图斯的黄金年份

1961 年份帕图斯:入选美国《葡萄酒观察家》杂志1999年1月发布的“20世纪的12瓶梦幻之酒”排行榜。

1998 年份帕图斯:入选英国《滗酒器》杂志2004 年8月发布的“今生不容错过的100 瓶葡萄酒”排行榜。

罗伯特·帕克100分年份:1961、1989、1990、2000、2005。

二战以来的好年份:1945、1947、1949、1950、1953、1961、1964、1970、1975、1982、1985、1986、1989、1990、1995、1996、1998、2000、2002、2005。

“Petrus”前面没有波尔多酒庄通用的“Chateau”字样;“Petrus”的写法为拉丁文“Petrvs”;图案为耶稣第一门徒圣彼德(Saint Peter)的画像,他手持一把天堂之门的钥匙。

酒标上没有“Chateau”

在帕图斯的酒标上,“Petrus”前面没有波尔多酒庄通用的“Chateau”字样。与其相邻的里鹏酒庄,“Li Pin”前面也没有“Chateau”。

“Chateau”的原意为“城堡”,表示酒庄拥有自己的城堡建筑物、葡萄园以及酒窖,从种植到装瓶,全部在这座城堡内完成。但帕图斯没有玛歌、拉菲、奥比昂那样巍峨的城堡,酒庄庄主克里斯蒂安·穆埃克斯说:“帕图斯是不值得冠以‘Chateau’一词的,因为它只是一间古老的农舍。很多游人到帕图斯游览,都会惊讶地发现原来帕图斯酒庄竟然连一间漂亮的建筑物也没有。”

帕图斯酒庄也没有任何等级,酒庄所在产区玻美侯,是波尔多唯一没有实行分级的一个小产区(740公顷,约占波尔多产区总面积的3%)。由于酒庄规模较小、土质复杂、乡村气息浓厚,所以玻美侯产区也被称为“波尔多的勃艮第”。

帕图斯的酒标没有富丽堂皇的城堡,也没有以盾牌、宝剑、雄狮为题材的家族徽章,而是采用耶稣第一门徒圣彼德(Saint Peter)的画像,他手持一把天堂之门的钥匙——相传耶稣赋予他决定人死后上天堂还是下地狱的权利。这个酒标含义是不是想告诉人们:喝一杯帕图斯红酒,就像上了天堂一样?

另外,在帕图斯的酒标上,“Petrus”的写法为拉丁文“Petrvs”,“U”变成了“V”。

 
 
         

Copyright © 2009 上海酒窖 Shanghai Cellar All Rights Reserved.